金庸笔下的春天

2019-05-16来源:宣传部作者:季诗敏

“春游浩荡,是年年寒食,梨花时节。白锦无纹香烂漫,玉树琼苞堆雪。静夜沉沉,浮光霭霭,冷浸溶溶月。人间天上,烂银霞照通彻。浑似姑射真人,天姿灵秀,意气殊高洁。万蕊参差谁信道,不与群芳同列。浩气清英,仙才卓荦,下土难分别。瑶台归去,洞天方看清绝。”
      梨花含苞待放的时节,万树银光,清英浮香,一派好春景。金庸先生用这一首改编之后的《无俗念》,咏赞烂漫梨花,也咏赞同梨花一样高洁卓荦的小龙女。以春华喻人,是先生对世间美好人事的欣赏与憧憬。值此暮春桃月,春意犹然,我们以此“春游浩荡”词为发端,一起重温金庸先生笔下的春天。
      阅先生生平所作,可以发现先生用春天寄寓了许多美好人事,从小龙女的意气高洁,到桃花岛的桃月花开,又及段誉在溪畔绿竹间初逢王语嫣,而先生最偏爱的隐士侠客令狐冲,也在春天的绿竹巷中遇到了任盈盈。春阳和煦,春风骀荡,在这样的时节,美好人事伴春景同发,也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      黄药师是金庸先生笔下争议较大的人物,但不可否认,他的桃花岛,却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所在。桃花这样一个和春天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意象,一经说出便仿若有一腔春水环绕柔转。黄药师所想要的“潇洒倜傥”了此一生,也因有桃花的衬托,才更显超逸绝尘。试想桃月花开,以桃花为机关阵法,一花一树皆可作为与世隔绝的隐居屏障,漫天飞红中吹箫独步,大概是金庸先生予以黄药师的一份独特的温柔与美好。
      桃花是一种美好春景,溪畔绿竹也是。段誉初到曼陀山庄,开罪王夫人之后被罚种茶花,机缘巧合之下,在绿竹与溪水旁偶逢王语嫣,只道是见到了无量洞中的玉像,却不曾想成就一段姻缘佳话。山阴绿竹,淙淙溪水,侧畔几株茶花,如此景致之下初逢玉人,便又是金庸先生对世间美好人事的另一种诠释了。
      在金庸先生所创人物之中,先生最偏爱的是令狐冲。在叙述令狐冲行侠义之事,求隐逸自由之外,对他所遇到的感情也有精巧细腻的描写。春天的绿竹巷,竹林影曳,春风拂梢,在此初逢任盈盈,而以后的情感转折与进展,常常与旖旎春日相关。一路以来的春风化雨,到最后二人终成眷属,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末了,书中写道,在“草长花秾的暮春季节”,二人携手共赴华山,任盈盈“伸手过去,扣住令狐冲的手腕,叹道:‘想不到我任盈盈,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,再也分不开了。’说着嫣然一笑,娇柔无限。”在这个草长花秾,暗香浮动的春天里,一生追求自由超逸的令狐冲,和妻子终身“锁”在一起之后,得到了另一种自由。而这种自由,定也如春天一样和煦明媚。
      金庸先生对其笔下的春天,并不都有详尽的景物描写,却使我们能从字里行间,捕捉到一种娓娓道来的叙述感。不管是对小龙女还是对桃花岛的描绘,对段誉的情感还是对令狐冲情感的勾勒,都体现出了如春日暖阳一般的美好与真实。这种美好与真实,是金庸先生对世间美好人事的欣赏与憧憬,也是对我们的一种提醒——在阅读先生笔下的春天之时,记得尚有窗外的和煦春光,伴此而来的,还有人世间美好真实的事物,与春光一样,值得被品味、被珍藏。

编辑:谷雨

阅读次数:135

(0)